全民读书网>灵异科幻>讨厌死哥哥了 > 1、不小心在哥哥面前真空上阵了
    一觉睡到傍晚,室内仅留几缕光亮。我摸出手机,看到时间已是七点一刻,无意再入睡,索性懒散地起了床。

    暑假在家,我的自由了无边际。爸妈参加了国外游,家里向来只有我自己,自是成天睡到昏天黑地,昼夜颠倒。

    套了件宽松的白短裙,我推开了卧室的门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得太久,颇有点头重脚轻。

    我本就没什么讲究,孤身一人在家,无人管教,更是变本加厉。垃圾从来都堆满了才拿去扔,我提着垃圾放到了门口,等待物业上门回收。

    寸点距离,我没有留意四周。故此当我往回走,发现了不知何时坐在沙发上的哥哥白月笙时,我的尴尬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我本无打算立即出门,又向来爱裸睡,于是全身上下除却一袭宽松白裙,里面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我今年已二十岁,并非初生稚子,在男子面前近乎赤裸,自是羞耻非常。

    我顾不得问他为何忽然在家,巴不得他未注意到我,快步从他身后走过——没办法,回卧室必须经过沙发。

    然而,人生不如意,总是十之八九的。

    我刚走到他身后,白月笙便轻飘飘开了口:“真空上阵,了不得嘛!”

    我已知悉他看了个彻彻底底,赧然与怒火交织,登时脸红得如同油焖煎蛋。

    我攥紧了手,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。但是他轻蔑的口气只会让我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我不愿再忍,侧目瞪他∶“和你无关!”

    一觉睡到傍晚,室内仅留几缕光亮。我摸出手机,看到时间已是七点一刻,无意再入睡,索性懒散地起了床。

    暑假在家,我的自由了无边际。爸妈参加了国外游,家里向来只有我自己,自是成天睡到昏天黑地,昼夜颠倒。

    套了件宽松的白短裙,我推开了卧室的门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得太久,颇有点头重脚轻。

    我本就没什么讲究,孤身一人在家,无人管教,更是变本加厉。垃圾从来都堆满了才拿去扔,我提着垃圾放到了门口,等待物业上门回收。

    寸点距离,我没有留意四周。故此当我往回走,发现了不知何时坐在沙发上的哥哥白月笙时,我的尴尬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我本无打算立即出门,又向来爱裸睡,于是全身上下除却一袭宽松白裙,里面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我今年已二十岁,并非初生稚子,在男子面前近乎赤裸,自是羞耻非常。

    我顾不得问他为何忽然在家,巴不得他未注意到我,快步从他身后走过——没办法,回卧室必须经过沙发。

    然而,人生不如意,总是十之八九的。

    我刚走到他身后,白月笙便轻飘飘开了口:“真空上阵,了不得嘛!”

    我已知悉他看了个彻彻底底,赧然与怒火交织,登时脸红得如同油焖煎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