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0.第030章:心跳
    “嘎吱”一声,门被推开,猛灌进来的冷气,让所有人都瑟缩了一下,但门很快又被关上。

     “我回来了,”俞乔说着,将她背上一个大包袱放到屋内唯剩的圆凳上。

     所有的目光都盯着俞乔看,她勾了勾被冻得有些僵硬的嘴角,随手就打开了包裹,“这里面是衣物和一些用具,这身是阿狸的,这身是秦述的,”

     灰黑色的布料,最平常的款式,实在说不上好看,但手摸上去却很厚实,光看着,就让人觉得从身到心都是暖的。

     秦述和阿狸喜不自禁地接过,尤其秦述,近来泪腺有些失控,眼泪汪汪,要哭不哭,不知道地还以为俞乔欺负了他呢。

     “乔哥,你对我太好了,我……我都不知道说什么,我,我……我太喜欢了。”

     阿狸的表达就更直接了,一跃就从他的圆凳上下来,蹭蹭蹭跑到俞乔的脚边,张开了双臂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抱住了她的大腿,扬起洗干净后圆圆萌萌的小脸,

     “阿狸好喜欢,最喜欢黑哥哥了,”

     俞乔揉了揉阿狸的头发,目光却终于落到了抿唇许久都不说话的谢昀身上。

     “这是给你的,”谢昀的是一身蓝布棉袍,质地上相对来说,会比秦述他们的好一些,不过从实用程度来说是相当的。

     俞乔看谢昀没接,就直接放到他腿上,“一会儿你们都试试,不合适拿过来,我改改。”

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的呢?”谢时从一边儿冒头,秦述阿狸谢昀都有了,他的呢!

     俞乔眼睛扫向他,十分直截了当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这谢时是多大脸,他虽然被解了束缚,可还是他们的俘虏。而且,他们是要赶路,是要长久面对各种天气状况,如此俞乔才费尽周折弄来这些衣服。

     “你要是愿意,就脱你身上的衣服,和我换,”锦袍换棉袍,谢时肯,她就给他换。

     “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 谢昀一句淡淡的“出去”,就让谢时还未能完全升腾起的火气,浇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 谢昀又偏过头对上了秦述尤带喜意的目光,“秦述带阿狸回去试衣服,馒头也带些回你们屋吃,”

     “啊,好……”秦述愣了愣,又才点头,一手端起一盘馒头,一手抓起他和阿狸的衣服,给阿狸一个脸色,两人又一同看向了俞乔。

     俞乔站着未动,只微微颔首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 谢时看了看谢昀,又看了看俞乔,深呼一口气,随秦述和阿狸身后离开。

     谢昀那个作妖的,莫名其妙又生气了,他才不留在这里继续被迁怒呢。

     房间里一下子就只剩了俞乔和谢昀,俞乔转过身来,正对着谢昀,目光沉静如水,疑惑却又肯定,“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 谢昀靠在椅背上,抬脸对上了俞乔的目光,朱唇轻启,“阿乔发现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 他就是生气了,为什么要否认呢。

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谢昀的坦诚,让俞乔也选择坦诚,她实在没想明白,谢昀是为什么生气,难道是她回来晚了?唔,不大可能。

     “阿乔从进来到现在,这是第一次正眼看我呢,”能让大多数人屡屡看呆的他,其实很期待俞乔的反应,但俞乔……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 “第一句话,也是对阿狸说的……”第三句话,才轮到他……

     “我第一句话……明明是大家说的,自然也包括你,阿狸的衣服放最上面,自是先给他,”俞乔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好脾气地给谢昀解释到。

     所以,谢昀到底在生气什么啊?

     俞乔拿起谢昀腿上的衣服,轻轻一展,就披到了他的身上,“你身体还未好,怎么就穿了一件……裹着棉被也是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 其实,再晚些时候,出了绵州城,到乡下小镇里找衣服也不是不可行的。

     但俞乔还是愿意饿着肚子,顶着风雪,跑遍了绵州城,弄来这些衣服,其中有一个原因,就是猜到谢昀……应该会更愿意穿新衣服。

     她是以为将新衣服给他,他会很高兴的啊。

     “这衣服,我当然喜欢,比阿狸秦述都喜欢,”

     谢昀盯着俞乔看,不想错漏她任何一点的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 “但……阿乔,就没觉得我有什么变化吗?”

     手还放在谢昀肩上的俞乔,明显愣住了,

     她缓缓直起身体,抬起的手却转落到了谢昀的下巴上,两指微抬,她人也微微靠近,仔细端详,“八皇子果然如传说中的……倾国倾城。”

     俞乔本来想说貌美如花这个词,但想想……谢昀未必喜欢,形容的程度也不够。

     两个人挨得有点近,谢昀甚至能感觉到俞乔身上的热气,潋滟的眸光映着油灯的微光,还有俞乔调笑的脸,换个人敢这么……调戏于他,剁成渣渣,他也不解恨。

     但,这人是俞乔……谢昀完全生不起气来,对视当中,他的脸上缓缓浮现了两团浅浅的红晕。与此同时,他的心脏正在以从未有过的频率跳动着,一下强过一下。

     “傻了吗?”俞乔收回手,斜睨了谢昀一眼,他这种毫不抵抗,任她施为的模样,会让她忍不住继续“调戏”他的。

     俞乔心中叹气,谢昀这模样,他的敌人不爱欺负他才怪。

     “快吃吧,要不真凉透了,”

     俞乔坐到一旁,拿起一个馒头塞到谢昀手上,然后自己也抓了一个啃。

     “嗯,”谢昀啃着馒头,目光却不时扫向俞乔,又许久沉默,他才再开口,“阿乔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 “我是说成家立业方面。”

     俞乔看谢昀终于恢复了正常,那点莫名的拘束就也消失不见,“到楚京先安顿下来,再找出路,哪个能爬得快就做哪个。”

     到楚京去,只是让她能更清楚更近距离地知道他们,了解他们,安顿下来之后,就是蛰伏。

     俞乔很清楚自己和嘉荣长公主府的差距,在没有缩短这个差距前,她任何计谋,对他们来说都似蜉蝣撼树,不足一提。

     “这是乱世,所以……我有很多机会,你不用为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不担心,”谢昀颔首道,那模样似乎比俞乔自己还确定几分,但俞乔才只回答了他问题的一半,“那成家呢?”

     “不立业,何以成家,”

     俞乔有一种感觉,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她是脱不下来这身男装的,她要行走于世,要抛头露面,女儿身太过不便,而且,她现在才只有十二岁,成家这种事情,离她还远。

     当然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,孤独终老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 谢昀垂眸,辨不明自己对俞乔回答是满意还是不满意了。

     “你在担心你的婚事?”

     一般来说,俞乔是不怎么会过问他人私事的人,但谢昀这凝眉沉思的模样,杀伤力还是挺大的,她就没忍住问了。

     “我这腿废了,也不打算成家的,”谢昀说着,看了眼自己的腿,又看向了俞乔,“阿乔在成亲前……能一直照顾我吗?”

     “我想……”她想说,以谢昀的身份不至于找不到合适的姑娘,但,那种因为看中他身份,才与他成亲的人,估计是没多少真心的。

     “如果你需要,当然没有问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