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8.第028章:皇榜
    杨昔被俞乔拎到火堆旁,除撒尿回来的谢时多看了他两眼,就没人理会他了。

     俞乔让池胥人他们给她留了四匹马儿。

     俞乔昨儿就有教秦述骑马,今儿早起又再教了几遍,秦述机灵,自己骑已经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 不过他到底才学会骑马,俞乔还是打算自己带着阿狸和谢昀同乘一匹,谢时一匹,剩下的那匹自然是留给杨昔了。

     “走吗?”

     俞乔将谢昀弄到马上后,又回到山洞里,问向已经爬起来,靠到一边儿沉默无言的杨昔。

     杨昔微不可见地点头,还未恢复血色的脸上,有一种颓丧,恍若……斗败的公鸡。

     “你知道自己犯的最大错误是什么吗?”俞乔往外走着,突然转头问向杨昔。

 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杨昔显然没想到俞乔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,“应该是……我太高看自己了。”自以为是,目中无人……

     什么海阔天空凭鱼跃……现实是,他连篙草原都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 “不,恰恰相反,你太小看了自己的身份,”俞乔说着,完全转过身来,她比杨昔矮了一大半个头的高度,下颌上扬,眸光微抬,即便这样,杨昔面对俞乔,也有一种渺小之感。

     “我让你们带回自己的人,不是让他们给你杀出条血路来的,”别说那十几二十来人,她就是让流民全部跟着杨昔走,也不够追杀他的人杀。

     “而是……亮你的身份,敲锣打鼓,制造事端……怎么都好,动静越大,你就越安全,”但杨昔没有这样做,他小心翼翼,疲于奔命,最后,她放还给他的二十多人,都死了。

     这回可不是被俞乔“驱狼吞虎”消磨掉的,而是为他战死的。

     楚晋吴三国的“贵人”觉得杨昔背叛了他们,与他同是魏国的那些“贵人”,他们的背叛感只会更加强烈,甚至他的本家杨氏,也会有不少人埋怨于他,为家族招惹了这么多的仇恨。

     他没被“千古骂名”牵连上,却会被承受“千古骂名”的人和家族迁怒。

     杨昔从出生到现在,应该是没怎么吃过亏,他聪明有手段,但终究是自视极高,又还保留这一份缺乏历练的天真,这种天真……会害死他。

     “我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杨昔看着俞乔,布满血丝的眼中,突然被注入了清流,再次点燃起了希望。

     回来找俞乔的那份不甘,那份无奈,突然就这么消失了。他的确不如俞乔,这是事实,他必须承认,必须接受的事实。

     “我杨昔愿意认俞乔为主,永不背叛。”

     他屈膝跪地,不足片刻,俞乔就双手扶起了他,她始终都很平静,似乎对眼前的这一幕,早有预料。

     “跟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 俞乔带杨昔到了流民搭建的草棚,那里面已经没有流民滞留了。

     但依旧别有洞天,一堆干草扒开,有二十来人晕在那儿,这些是从谢时那里俘虏来的,但随着流民离去,他们四人离开,几乎所有人都将他们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 所以这二十来人,被藏在这里,是早早就为他留下的吗。

     “剩下那匹马是给你的,其他的,我想……不需要我再告诉你些什么了吧,”

     俞乔看着杨昔,凝视片刻,转身离去,边走边说,“司马流豫那里,你无需为我保留什么。”

     是不需要吗?不,是他做不到!

     这点司马流豫明白,俞乔明白,而他……才明白。

     杨昔一手捂住眼睛,狼狈得不能再狼狈了。

     这一刻,他过往的所有骄傲和自矜,完全打落尘埃。

     “俞乔……我等你来找我啊。”

     俞乔没听到杨昔的低喃,她才爬上了马,谢昀双手就锁住了她的腰肢,凑在她耳边嘀咕道,“说什么呢……说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 俞乔没理会他的嘟嘟囔囔,她一俯身,将张着双臂的阿狸,抱了上来。

 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到绵州去!”楚国,她终于要来了!

     他们离开,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,追杀杨昔的人就抵达秦林道,随即就摸到了那个临时搭建的草棚。

     “昔公子……是不是你勾结歹人,掳走了我们荆王,”李悦缩着身体,声音也无多少气力,但质问的神态是十分明了的。

     “你是谁?这么和我说话?”杨昔烤火,就在追杀的人抵达草棚时,突然转头对李悦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我是李悦,荆王亲军的人事主簿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那我是谁?”杨昔又问他。

     “你……您是北魏杨公府的昔公子,”北魏闻名的四公子之一,师从北魏前首辅谭公,棋艺琴艺双绝,四国闻名,不能说无人不知,但他的知名度绝对远超一般的青年才俊。

     李悦说完,自己也愣住,这杨昔难道失忆了?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?

     杨昔闻言突然笑了,有点心悦诚服,也有点无奈复杂。

     笑意很短暂,突然微笑,又突然消失,“所以……你是要对北魏杨公府的杨昔,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气势突然而起,不仅李悦等人,就是那些来追杀的人,都被他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 “审问我?杀我?”

     “不……不敢,”李悦额头冒汗,想起荆王对杨昔的忌惮,想起杨昔在北魏的地位……他方才绝对是脑袋被驴踢了。

     “你们呢?是想要挑起楚晋两国的争端吗?”他看向追杀的来人,直接挑明了他们的身份,李悦作为荆王的人都不敢了,他们怎敢?

     若这里没有谢时的人,杨昔杀也就杀了,但人多……嘴杂……两国争端这种罪名,也绝对不是他们能承担得起的!

     “这晋国大军可是最早抵达篙草原的,你们荆王……”杨昔不再多说了。

     但李悦等人却戒备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我随你们去见你们楚国的二皇子,我想他会愿意看到我的,”杨昔含笑轻语。

     李悦绝对没有办法拒绝,谢时失踪了,他们这些亲军罪无可恕,最好的下场就是解甲归田,但带着杨昔去找谢晖,那又不同了。这是他们的出路!

     一切都很顺利,但俞乔不点出来,不给他安排,他很难想到,很难操作。

     下棋走一步,看三步,俞乔走一步,不知看了多少步,他不如她,杨昔再次确定了这点。

     大雪天气,要赶路自然是艰难的,幸亏有骏马代步,否则他们走一天也走不到绵州。

     日近黄昏,他们终于看到绵州的城墙了。

     “本王说话算话,到城里,请你们吃好吃的,”

     谢时其实挺想策马狂奔而走,彻底逃离了俞乔和谢昀,但早晨俞乔那一敲的凶残印象,还鲜明地留在他的脑海中,他不敢妄动,就怕被他们找着借口,又再收拾他一顿。

     “去看看皇榜,再来说这话吧,”

     俞乔下颌往绵州城墙上明黄纸贴着的方向一抬,悠悠道,这么远的距离,她自是看不清楚上面写了什么,但那榜明显是新贴出不久的,大致写了什么,其实很好猜。

     策马近前,谢时呆立当场。

     “……第六子谢时违背天良,罪无可恕,不堪为皇族,收封号,收封地,贬庶民,发配北境,若无特赦,永不归京。”

     谢昀一字一句给神色惨淡如遭雷击的谢时说道,语气里半点意外也无。

     楚皇能成为天下霸主之一,其心之狠,远超常人,对他,对谢时都不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