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3.09/43/27
    //晋//江//文//学//城//首//发//付//费//小//说//

     《宠夫》by蒹葭妮子(作者码字不易,请支持正版订阅)

     俞乔将谢昀和木椅扛下船之后,就推着他走,秦述和阿狸左右紧紧贴着谢昀的轮椅。

     他们四人混在下船的人群中,丝毫不显眼。

     倒是秦述和阿狸表现得有些过于畏生和拘谨了。

     这一路上繁华的码头不是没见过,但初到楚京,秦述和阿狸最先有的,不是好奇,而是害怕和警惕,茫茫人海,喧嚣闹市,他们却像是几颗砂砾混入一池珠玉当中,全然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“我十二岁……没‘病’之前一直住在皇宫里,楚京算是我的家乡吧,”

     “阿乔,秦述,还有阿狸,欢迎你们到我的家乡来。”

     谢昀的声音从遮得严实的黑纱下传来,声音不高,但那特别的音质还是清晰地传入俞乔,以及他左右的阿狸秦述耳中,特别好听,也特别暖心。

     “不过这个码头我也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 “这里是桥港码头,再过去十里会有一个更大的码头,一般官船或大型商船,会在那里靠岸,”俞乔接着谢昀的话往下说,轻语介绍几句这两个码头的区别,就彻底淡了秦述和阿狸心中的惶恐。

     “乔哥来过楚京吗?”秦述转头问向俞乔。

     也难怪秦述有此问,俞乔的淡定,可一点不比谢昀这个楚京人士少。

     “没有,不过,我在这里有与人合作,置办过几个产业,”俞乔继续推着谢昀前进,阿狸不明所以,秦述却长大了嘴巴,黑纱下的谢昀也目露沉思。

     “啊,那真是太好了,”他还以为他们这人生地不熟的,便是安顿落脚,也要几番波折呢。

     再者,他虽未问过,但心里一直明白,无论俞乔身上有多少银钱,都是坐吃山空,总有花完的一日,绝没想到,在赵国如此落魄的她,居然在这繁华京中,与人置办了产业。

     相传楚国遍地黄金,富庶无比,这楚京随便一个小酒肆,都是日进斗金的产业啊。

     几个产业……便只有一个也够了啊。

     有了银钱,秦述总算有了底气,目光移开四处乱瞧去了。

     阿狸依旧有些畏生,小爪子紧紧抠住了谢昀身上的斗篷,谢昀瞅了一眼,就也任由他揪着,总比他挂到俞乔腿上好吧。

     码头附近就有一个集市,集市边的乔木旁有一排租马车的地方,换上了马车,就也没耽搁,一路直奔楚京来了。

     “困了,就都睡一会儿,再两个时辰就能到,”俞乔对他们说着,躬身将一床棉被铺到里面去,然后转头看向谢昀,如果他想睡,她自是先将谢昀挪进去。

     “秦述和阿狸去睡,我和你说一会儿话,”谢昀开口这么说,目光始终不离俞乔。

     秦述和阿狸对视了一会儿,就也依言,乖乖滚到了里面,不管睡没睡着,就都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谢昀说要和俞乔说话,但车厢里很长一段时间,都是沉默安静的。

     而谢昀和俞乔两人都没觉得尴尬,他们都在思量各自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 俞乔抿了抿唇,正要说话,谢昀就先伸过手去,将俞乔的右手拉到他的腿伤,然后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 俞乔的手曾经也该是柔软而温暖的,但现在,她五指修长坚硬,因为练剑,虎口处长了一层薄茧,再看不出这是一双姑娘家的手了。

     “很舍不得阿乔啊,”谢昀说着,轻轻勾了勾唇,在笑,却没有多少笑意。

     “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,对吗?”

     “当然,”俞乔点头,从她没收回自己的手,任由谢昀握住,就可以看出,她……一样是舍不得谢昀的。

     因为这份舍不得,所以她才纵容了。

     三个多月朝夕相处,患难与共,谢昀不知不觉间就在她心里占据了很特殊很重要的位置。虽然这份特殊,这份重要,还不足以让她改变原有的计划。

     “如果是阿乔,我不介意,不……应该是,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 如果利用他的那个人是俞乔,他心甘情愿让她用。

     在见面之初,甚至在他“知道”俞乔的那些时候,他都没想到,会有这一日,他会将姿态放如此之低,只为了让俞乔能“用”上他。

     “我知道,但,还不是时候,”俞乔轻语清晰而利落,眼睫轻颤,她没有回避谢昀将望来的目光,无论审视或者其他。

     但谢昀只是顿了顿,就笑了,轻扬的嘴角,微翘的眼睛,会说话般的泪痣,他显少这样笑,但每一次都能让俞乔看愣,即便愣住的时间越来越短。

     谢昀很美,笑起来的时候,更美,他低语呢喃,“很好,这样的阿乔很好。”

     这才是俞乔总能取得成功的真正原因,她的理智永远会告诉她,最正确的选择是什么。

     “你不觉得我……”俞乔似被谢昀的笑容蛊惑住,又似被谢昀话语里的信任蛊惑中,眸光微微下沉,谢昀手心里的手也有些僵硬了。

     “当然不,”谢昀肯定地道,这是俞乔第一次将她心中的犹豫展示在他面前,“你救了我,是事实,你该得,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 亲近之人,如何不能用呢。

     受缚于情感,大事难成。但这就说明俞乔无情了吗。他以为不是。她只是比其他人都要坦诚地面对自己的内心,面对她要完成的大事。

     俞乔并非没有分寸,甚至她心中的天平,比任何人都要精准,她“用”也只会“用”她该得的那部分。但他想要的,是俞乔能不顾忌她心中的尺寸,更直白更过分些,他希望他之于俞乔,是绝对不同的。

     当然,这个不同是需要过程的,是从俞乔愿意“用”他开始。所以他高兴,他笑了。

     谢昀抬起左手,指尖轻轻落在了俞乔的额角,再是眼角,一路流连而下,终是收回手,再紧紧攥住。但他控制住自己的手,却没控制住自己的眼睛,它们依旧留恋在俞乔身上。

     又是许久凝滞,俞乔抽回了自己的手,帘子掀开一角,道路越来越宽,离楚京越来越近,离分别也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 俞乔回头,谢昀就又拉过她的手去,不过这回不是握在手心,而是被塞了两个木雕。

     “这是生辰礼的回礼,”谢昀并非是优柔寡断之人,但这份礼,却拖到了这个时候,才送出去,“我本来想要回一半儿,但既然我们很快会再见,那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 要回一半……他是想把俞乔的那个木雕带走,但独独送了他自己的木雕,似乎意思太明显了些。

     谢昀不舍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,俞乔无语又好笑,但到底没拒绝这个回礼。

     她的木雕是一少年模样,手持木棍,身披斗篷,谢昀的木雕却也是少年模样,手持马鞭,不笑也能倾城。

     “公子,城门到了。”

     车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俞乔再掀开帘子,就是一面巨大的城墙,拔地而起,雄伟壮观。

     楚国的强大,从这城墙的建筑上就可见一斑了。

     “哇……”一同凑到窗边的阿狸和秦述不觉就发出了惊叹声。

     “那里有一个茶寮,公子几个可以喝口茶,小人去帮忙排队,”赶车的一个五十来岁的大爷,这往来送客的行当是十分熟练的了。

     “可,”俞乔拉开车厢的门,将一些碎银子和早在荆州城就准备好的路引户籍交予秦述,让秦述和他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 他和谢昀,还有阿狸则在茶寮上,喝茶坐等,视线之内,可以看到一行排队的长龙。

     到底是皇城重地,进出对于进出城的小老百姓而言,自是严格而繁琐。

     “这里和阿狸以前住的地方很不一样,”阿狸咬着点心,眯着眼睛在人群中一溜而过,最后还是落到了巨大的城墙上。

     “这楚京是前朝大齐高祖迁都前的旧址上重新建设起来的,这大齐风韵只怕不比魏都少,”后齐二十多年前彻底覆灭之后,无论北魏还是南楚,都不再避讳,甚至近来,文人学者中,还有人开始以追寻大齐风韵为风尚。

     “阿乔似乎不认同这种追寻?”

     谢昀不知不觉间已经很擅长去捕捉俞乔一闪而过的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 “那是蠢,”眉梢微微挑起,不是轻蔑更甚轻蔑,“后齐被灭,不过二十来年,一旦有任何复起,任何事端牵连,这些人再想避嫌,谁能信他。”

     “何况,比对大齐旧制的传承,楚国怎么能和占据前朝腹地,沿袭旧制的北魏相比,”

     “那阿乔以为该如何?”谢昀又接着问。

     “但就追寻正统风韵来说,难道沥亚大陆就只有过大齐,我以为大齐前的大周,大虞,丝毫不逊,”俞乔有些奇怪谢昀在这个问题上的执着,不过她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出。

     “再有,煌煌大齐彻底覆灭,他的旧制就已经不再适合这片土地,精华是有,糟粕更多,否则……不过重蹈覆辙而已。”

     “啪啪,”两声,俞乔背对着邻桌,一个农夫打扮的老者,抚掌而起,看着俞乔的目光,激赏无比,“小公子年少,却比很多人都看得清楚,难得难得。”

     俞乔和谢昀一同看他,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,他摸了摸胡须,半点无听人壁角的尴尬,“公子继续说,老夫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 话到这里,也无藏着掩着的必要,俞乔就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 “以前人成败论,一切长久之制,当有‘稳’和‘变’,无稳难安,无变难通,但任何事情都是过犹不及……”楚国底蕴根基太弱,而魏国却被过往束缚住了。

     俞乔回过头来,轻抿口茶,无论那老者如何瞪眼,都没再多说了。

     “阿乔说得好,”谢昀戴着斗笠,但俞乔却更感觉到他在对她笑。

     “让让,让让……”喊声渐进,就有一队玉冠锦服的少年公子纵马而来。

     “在这里歇脚,等等李玉他们,一会儿到浮生斋,我请客!”

     声音略有些耳熟,俞乔和谢昀偏过头去,池胥人四下观看,正好对上俞乔的目光,他一愣,再一抖,直接从马上栽了下来,啃了一嘴泥。

     “呸呸呸,”池胥人顿觉四肢虚浮,好似那添料臭果的威力还遗留至今。

     “胥人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他的一众伙伴都被吓了一跳,纷纷下马,将还腿软的池胥人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 俞乔和谢昀回头,看向彼此。

     “你照顾好自己,”俞乔对谢昀道,分别比预想的,还要早一些。

     谢昀没应,身体向前,轻拥住俞乔,一拥即放。

     俞乔起身牵着阿狸,走入人群,谢昀伸手,摘掉了头上的黑纱斗笠。

     青灰城墙,泱泱人流,一绝色黑衣美人静坐于褐色木椅上,他眸中隐现留恋和温柔,简陋的茶寮,被添了神之笔,如画如仙。

     接连看来的人都像中了定身术般,呆呆顿住,忘了行动,忘了说话。

     从早喧嚣到晚的城门前,一点一点静默,最后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 池胥人还未站稳,转头看去,再次栽倒,这回他的伙伴们也顾不上去拉他了。

     “漂亮哥哥还没来,”阿狸摇了摇俞乔的手,回过头去,看向了谢昀。

     但俞乔没随他回头,“漂亮哥哥先回他自己的家,过些时候,我们才能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 “哦,嗯,”阿狸再次回头,可是俞乔已经上了马车,对他伸过手来,他就也上去了。

     秦述和车夫正好办好手续,马车驶入城中,谢昀眼中的温和也随他们的消失,散个干净。

     “谁……谁家的美……”人……

     “美个什么,是谢昀,八皇子!”

     “我们眼睛没花?”

     “不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池胥人顾不上拍身上的灰尘,走到谢昀的面前,眼睛却四下瞧着,他在找俞乔,他不会认错,变成了翩翩公子,那也是他认主了的俞乔啊。

     只是没想到,她会这么好看……

     “公子呢?”

     “他走了,”谢昀淡淡道,手上的斗笠戴了回去,“送我回宫。”

     “啊,好……”池胥人接连受惊,但到底比其他人知道的更多些,只是接受俞乔的“阿爹”是谢昀,他还需要点时间。

     池胥人转头,神色恢复正经,“我送八皇子回去,你们告诉李玉他们一声,另外,浮生斋的一顿先记着,以后我再还上。”

     “去拉一辆马车过来,”池胥人扬了扬手,让他的护卫去弄马车。

     他并不知道谢昀到底都遭遇了什么,但他作为俞乔的“阿爹”,他与他有过几日相处,他是知道谢昀的腿有问题的,否则也不至于俞乔要那样背来背去。

     池胥人的反应很快,几乎在人群就要彻底炸开沸腾时,他就带着谢昀直奔皇宫而去。

     赵国的战事依旧焦灼,未能落定,但在楚魏联合压过晋吴一头时,楚皇选择了退守,大军依旧在绵州一带没有退回,却不再参与进赵国的战场里。

     楚皇能退,是因为他们楚军根本就没来得及和赵国打上一场,司马流豫却不行,魏国军参与得太早了,选择的立场也是赵国友军,这一退几乎就将赵国拱手送与了吴国和晋国。

     当然,无论是他,还是吴国晋国的几个决策者,都低估了赵军的顽强程度,看着好欺负,其实是块极难啃的硬骨头。

     楚国重新回到壁上观,这才是上佳之策。

     池胥人回到楚军本部,没多久就请命回京来了,一来是他无用武之地,再就是他对那几日的经历,心有余悸,便是有再大的军功,他也不想要了。

     他有预感,他一定会再见到俞乔,甚至一度让人在城门口,码头寻找俞乔或者谢昀的踪影。连续数月,似是而非的消息传回不少,他去看了,却都不是,连续几次无用功,他就也放下了。

     但绝没料到,今日和友人游玩归来,会在这不经意的一瞥中,瞧见了俞乔,瞧见了恢复原貌的谢昀。

     篙草原上受挫,池胥人的成长十分明显,他心中有万般疑惑,却还是死死忍着,一句都没问。他还记得俞乔告诉他的,需要他才会来找他,眼下……她似乎只是将谢昀交给了他,还不到找上他的时候。

     而他的任务,也只是将谢昀完好地送入宫中。一切就又都与他无关了。

     “你再晚两日,陛下就到宜阳春祭去了,”池胥人开口给谢昀说些他可能需要知道的朝事,以及他听闻的宫廷消息,虽然谢昀二十二了,没大婚却还得住宫里,

     “静嫔……就是以前的静妃,她在年前才被解了足禁,正牟足了劲儿争宠,这几日听闻,似乎有复宠的迹象……”

     谢昀重新将斗笠解下,绝美的脸上,那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,有一种冰冷溢出。

     “她不会有这个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想也是,”池胥人挑眉,抿唇,没再提及这个,转而说起了其他,都是一些八卦,谢昀侧耳听着,却未多应声。

     “来者何人?”马车还未靠近宫门,一队禁军就将他们层层包围住了。

     谢昀未应,池胥人起身亲自将车厢门推拉开,“这是八皇子,还不速速禀告去。”

     禁卫军首领很快就来到了马车边,谢昀那张脸,就是他的招牌,比他的“病”还要让人印象深刻,再没有比这个还有说服力了。

     “陈铭,不过十年,你就老了许多,怎么,认不得本皇子了吗?”

     谢昀说十年,是因为他“病”了十年,一切感知皆无,但对于陈铭来说,最多只有大半年没见他。

     那如珠玉落地的声音,也勾起了陈铭心中那久远的回忆,他第一次见谢昀时,谢昀只有十岁,而他也只是一个小侍卫,他奉命去抓暴打了谢晖一顿的谢昀,“看什么,不认得是本宫吗?”

     当时,他所惊住的,并非十岁谢昀粉雕玉琢,雌雄难辨的美丽,而是他暴打谢晖的那份凶戾和傲然。

     “微臣参见八皇子,”

     陈铭弯腰行礼,阔步上前想要扶谢昀下来,却发现,他是坐在木椅上的。

     “抬本宫下来吧,”谢昀将陈铭的惊愕收归眼底,他知道从现在开始,乃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他将多次面对这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 唉,与俞乔分开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,他就开始想她了,想她看他时淡淡的神情,不会惊愕,不会悲悯。

     和这待了十多年的皇宫相比,俞乔身边……更有他心中一直想要的真正“家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 陈铭亲自推着谢昀往里走去,池胥人功成身退,让护卫御马回转。

     “皇宫里可要热闹了啊。”

     池胥人所言非虚,谢昀“死”而复生回来的消息,传得极快,几乎他前脚抵于楚皇的龙章宫,后脚,宫内宫外的皇子公主,世家大族就都知道这个消息了。

     当然,真正在意他“归”来的,除了他那些“敌人”外,其余都只是八卦,或者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 但不管出于何种心理,很多人无不百爪挠心地想来观摩一下谢昀如今的“落魄”模样。

     然想也只能想想,谢昀在楚皇的龙章宫里,嫌命长,或者嫌皮痒的倒可以去试试。

     白发宫人应森接手陈铭,继续推着谢昀往龙章宫的章元殿走。

     “陛下听了消息,就从御书房里回来,已经在里面等着您了,”应森低声说着,心中疑惑不少,却半点没展露出来。

     “哦,如此倒是难为老头子了。”

     谢昀不咸不淡地回着,半点不在意楚皇的态度不说,又用这个“老头子”将应森愣在那边。

     “嘿嘿嘿,”应森虚笑着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,但也确定谢昀的“病”是真好了。满京城满皇宫,除了谢昀,哦,还有楚皇他老娘,不,是邱太后,再没人敢这么说楚皇了。

     门推开,应森推着谢昀进去,楚皇就站在章元殿御座下的阶梯上,明明内殿站着许多宫人,可除却眼睛去看,一点也感觉不到人气,满满全是楚皇身为皇者的威严。

     “儿臣腿脚不便,不能跪拜,还请……父皇见谅,”在人前,谢昀自认为还是给楚皇面子的,到口的老头子,就被他换成父皇了。虽然这声父皇,也没蕴含多少情谊在里面。

     楚皇微微凝眉,看谢昀坐在木椅上,没有十年前的横眉冷对,也没有“痴傻”十年的呆滞木愣,他还是他,又似乎不只是他。

     楚皇心中突然多了一种道不明的意味儿,似乎是他眼皮子底下的一个小娃儿突然成长了。

     “去请太医过来,”

     “是,”应森放开木椅,缓缓退后,去安排人请太医。

     “你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废了。”

     谢昀抬脸看他父皇,虽然年近五十,但楚皇保养得很好,丝毫不显老态,皇威正盛,或许,在他心中,在很多人心中,他还很年轻。

     “十年不见,父皇老了许多……”

     谢昀最擅长的其实该是揭人伤疤,楚皇自觉未老,但谢昀却告诉他,他老了,还是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 不过这话,他也才对陈铭说过,估计……还有很多人也将要得到这句“批语”。

     俞乔的医术其实并不差,除了经验略有不足,但论断之精准,丝毫不差这些老太医。

     “双足脚筋是被一刀砍断的,下手利落准确,是个中高手,”

     谢昀依旧坐在俞乔给他的木椅上,托腮沉默,任由这些太医翻看他的伤口。

     “不过,救治及时,照顾也得当,”被楚皇凝眉盯着的太医,额头有冷汗溢出,“已无性命之忧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能好起来吗?”楚皇看他说了半天,仅仅是无性命之忧,谢昀能安然回到楚京,回到宫里,就说明了这点了,还需他特意告诉他?

     几个太医连连摇头,再伏跪在地,“臣等无能。”

     “李桂言以后你就负责照顾八皇子,再传令下去,五国内招揽能人异士。”

     被钦点的李桂言差点趴到地上去,但他还未认命应些什么,谢昀潋滟清冷的目光就扫了过来,“他就不必了,丑。”

     “咳……”李桂言连忙屏住气,将岔气的一半死死噎回去。

     楚皇顿了顿,不知想起了什么,缓缓道,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想搬出宫去住,”谢昀微扬下颌,提出他归来的第一个要求。

     楚皇退后几步,坐回他的御座龙椅,却依旧是俯视谢昀,但到底比之前好上许多,彼此抖能瞧见彼此的神色了。

     “你的紫云宫还在。”

     “哦,那就是不肯了……”谢昀低语着,轻笑一下,身体又靠回椅背。

     其实,整个楚京唯一能给他归属感的,也就只有紫云宫了,那里虽然也在宫内皇子所的地域内,却是张皇后在世时,亲自给他布置的,再加上后来他自己折腾,胜出一般宫宇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 那谢时在荆州折腾宫殿,许就想弄出紫云宫那样的地方来。

     而宫里,可不只是齐凰儿想住,多的是人有这想法,却只是齐凰儿是唯一那个想,还提出这要求的人。

     楚皇扬了扬手,应森又走下去,却是让人去收拾紫云宫了。

     “你是如何回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 短短时间内,楚皇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,但他还想听谢昀自己说一说。

     “自然是被人救了,不远万里,送回来的,否则,您觉得我还走……回来吗?”

     十年再见,楚皇冷淡,谢昀也同样冷淡。

     “父皇觉得我该怎么报答好呢,”谢昀想起俞乔神色倒是真实了许多,“救命之恩,怎么也该以身相许吧……”

     楚皇再次被噎住,冷冷的神色转为怒瞪,“胡闹。”

     “胡闹啊……人家还不想要你儿子呢,”谢昀就没怵过楚皇的怒瞪,他口气带着浓浓的可惜,若是能确定俞乔会肯“要”他,他是当真不想回来当什么皇子了。

     “我的恩,我自己报,我的仇,也是,都不劳您了。”

     谢昀再次开口堵住了楚皇要说的话,“她不想要,否则就不会把我放在城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 楚皇得到的消息里,自是出有俞乔的存在的,但是他想不通,这样一份天大的功劳,就这么拱手放走了?若不是真的情操高尚,就是所图甚大。

     “父皇……她救的是我的命,”谢昀眼睛一扫,就知道楚皇在想什么,“而且……她想要什么,自己会争取,不用您赏,她也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 原本并不怎么在意的楚皇,终于对谢昀的“恩人”,有了好奇,“她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谢昀没应,却将怀里的短笛拿出把玩,但意思也挺明显,他不想说。

     大致再半个时辰后,应森亲自送谢昀回紫云宫,犹在怀疑的众位皇子公主,后宫贵人,才算真的确定,那谢昀,他真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 “晖儿,莫要去招惹他,”凤霄宫内,皇后徐氏冷言对十皇子谢晖道。

     “儿臣晓得,”谢晖应着,神色自是恭谨无比的。

     他比谢昀小了三岁,今年正好二十,比不得谢昀绝色倾城,比不得谢晖威武高大,却也算仪表堂堂,上佳公子一枚。

     他十七岁大婚,宫外有了住所,但他这最名正言顺的嫡皇子,宫里还是保留着住所,偶尔住几日,也无人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 徐皇后就怕他遇着谢昀,起了什么不必要的冲突。

     以前他们对谢昀还有所顾忌,现在……他的腿废了,算是真的和皇位无缘了。

     即便以前存有过节,但为了将来长久计,还是拉拢最好,再不行,也无需得罪了去。

     谢晖出了凤霄宫,脸上的恭谨散去,转为兴味儿,“我不招惹,可没说不能让别人去招惹啊……”从本心上来说,他也不觉得这是招惹,最恰当该是……报仇。

     那十年,谢昀除了吃,就是睡。说什么,也无反应,还有楚皇的近卫随身伺候,他骂不得,打不得。十年也没找到报仇雪恨的机会,如今可算他回来,可算他“落魄”了。

     他不睬谢昀几脚,怎么报答他当年那顿“暴揍”之情。

     当时他身上脸上的伤,可是两个月才消干净的。

     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他的梦,除了被谢昀揍,就是他拉着谢昀到无人的地方,揍回一顿,但再接着,就是他从床上跌到地上,痛醒过来。

     凤霄宫不算太远的晴漓宫,被贬为嫔的张静,她的神情同样复杂。

     “他怎么会回来……早不回,晚不回,偏偏是这个时候回来,”她放下身段和新进宫的几个妙龄少女争宠,连日献殷勤,好不容易才将楚皇的心,拉回来了一些,谢昀就挑在这个时候回来了,还是断腿回来的。

     “八哥回来,是好事,您怎么是这副神情,”

     一个十二三岁的妙龄女子,不解地看着张静的神色。

     张静没能生下皇子,能多谢昀这个哥哥,他们在宫里的日子也能好过些吧。

     “你不懂,”张静看着天真烂漫的女儿,眉头皱得更紧了,“他以前分走了你父皇对我们的关注,去了北境,来还害得我被禁足,如今回来,又害我复宠不了,怎会是好事?”

     他简直是她的克星,“眼下他腿废了,你父皇定然要迁怒到你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 “那……可真不是什么好事了,这可怎么好……”张静的女儿谢鸳闻言,也着急起来了。宫里最是势力,她们若是失宠,绝对没什么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 张静被禁足的日子,她虽然没受多少亏待,但偶尔宫宴聚会时,被冷嘲热讽是少不了的,张静有复宠动向了,那些冷嘲热讽就变成阿谀奉承,的确势力。

     可不是谁都有本事像谢昀那样折腾,还日子越过越好的。

     “看着吧,想收拾他的,多的是,还轮不到我们出手,”张静气闷未减,眉心的冷意却更加凛然了。

     “舅舅那儿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他不过是一个无缘夺位的废皇子而已……”张家若是真看重谢昀,就不会有谢昀被送到北境的事情,即便那是她提议的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楚京南城街的文轩书肆的后院,俞乔秦述和阿狸,他们三人就在此落脚。

     秦述和阿狸尚不知俞乔在楚京有多少产业,但这个书肆就是其中之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