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5.第 35 章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王伯怀疑自己是揣测错了俞乔的表情。

     “无妨,”俞乔轻轻摇头,她便是管了,也妨碍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 何况,那是谢昀啊。他愿意信她,愿意给她“用”,她怎么能不管他呢。

     “给秦述阿狸安排启蒙学堂,再将这个送到林四酒那儿去,让他尽力便可。”

     “是,”王伯点头,接过俞乔手中的一封信纸,转过身,又想起了什么,回身看向俞乔,“岚琪公子再半个月就能到楚京来。”

     俞乔闻言表情并无多少变化,只微微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秦述和阿狸看王伯走出书房后,他们才手牵着手进来。

     “我还和阿狸一起睡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文轩书肆在楚京里只能算中等规模,但这后院住他们三人绝对是够够的了。房间安排下去,秦述和阿狸自然是都有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 “阿狸也这么想吗?”俞乔起身,走到近前,低声问道,见阿狸点头,她才应了,“好,一会儿我把你的床搬阿狸那儿去。”

     “嗯嗯,”秦述连连点头,他其实也想自己睡一张床,滚来滚去,但那房间太大,他心里犹有不安,住一间,两张床最好啦。

     “可是,我想和你睡一张床,”阿狸又扯了扯秦述的手,目光转去,看向俞乔,亮了又亮,“我能和小鱼哥哥睡吗?”

     “别啊,俞叔还要睡呢……”秦述几乎脱口而出,话出口了,才想起来,谢昀已经回他自个儿家去了。

     “我俩一起睡,等你不爱和我睡了,我再回自己床自己睡,”秦述不想自己睡,阿狸跑去和俞乔睡了,他搬床到阿狸房间,还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 “好吧,”阿狸的目光从俞乔脸上转回,他也知道俞乔不想和他睡的,再想到谢昀……漂亮哥哥肯定也不想。

     小孩子敏感,对谢昀偶尔展露出来的喜怒,还是有感知的。他一亲近俞乔,谢昀就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 俞乔轻轻叹气,她的话其实还没说完呢,“秦述的那间再收拾出来,给你们当书房用。”

     原本还想搬两张桌子到她的书房来,现在这样也好。

     俞乔搬完床,带着秦述阿狸收拾了一下他们的新书房,就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 站在床前,她下意识就看向床的对面,但那里没有床,也没有谢昀,她摇头失笑,习惯还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,哪怕是她,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嘉荣长公主府,晏竹居,齐恪成左手与右手博弈,神情淡淡,全不似他棋盘上刀光血影,杀机重重的霸绝凌厉。

     一身黑衣的鲁田立于墙角,低声汇报着京里的种种消息。

     “谢昀……他醒得太晚了,”十皇子谢晔都已二十,朝廷中能被拉拢,愿意站位的势力早就瓜分干净,而不愿战队又有本事的,也不是谢昀这个“废”皇子能拉拢得来的。

 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鲁田鲜少对齐恪成的断言有这样那样的疑虑,但这一次,他不觉得他犹豫错了,“他是……小主人救下,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两人的感情……不同一般,”烟火中的那一幕,他至今印象深刻。他甚至有一种感觉,许让俞乔在谢昀和齐恪成之间选择一个,她会选择谢昀。

     本来也是,她千方百计来到楚京,可不是为了和齐恪成父女相认的。

     “而且小主人的心智……非常可怕,”五国因她而乱,但她还是靠自己,冲破重重阻碍,来到了楚京。不用调查都可以确定,在荆州城那次,他又再次被俞乔识破,并被设计弄走了。

     心智如此可怕的俞乔若肯相助谢昀,他以为谢昀不会没有一争之力。

     倒不是他们看不得谢昀好了,而是他若崛起,这京中局势,定然和以前不同,什么变化,什么后果,是好是坏,还未能知晓,但重新布置人手,耗费心力是一定的。

     所以,能不变就该不变。

     “安排一下,我想要见她,”

     齐恪成执起久久未落的棋子终于放下,胜败终定,左手棋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 “是,”鲁田退下,直接走晏竹居直通府外的侧门离开。

     只齐恪成一人在室内,他眸中的凌厉和复杂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 “俞乔,怎么会是……乔呢,难得绣娘没……”

     是啊,她为什么要用,他负了她,她又怎么会用他留下的名给他们的孩子呢。

     他的心绞痛成一团,却还挺直脊背,死死支撑。

     当天傍晚,文轩书肆就来了不速之客,鲁田没能见到俞乔,也不敢强闯,但话是交代给了王伯。

     “公子要见吗?”

     王伯看俞乔的目光依稀有些担忧,俞公去世,他就跟着俞乔了。

     那时她才只有七岁,稚嫩得不像话,虽然极力掩藏,偶尔还是会有慌张和难过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 如今依旧年少,但一言一行,气势已成,即便是他,很多事情,很多时候,都会下意识去信任她。尤其这次再见,她的变化更加明显。可以说,她真的成长了。

     “见,为什么不见。”

     她到这楚京来,不就为了要给她阿娘阿公讨一个公道吗?齐恪成这么沉不住气,有些出乎她的意料,但也只是出于意料而已。不敢见的,怎么可能会是她!

     “告诉鲁田,见面可以,不过地点和时间我来安排。”

     王伯三年前就来到楚京,对这里的掌控,不敢和大氏族相比,但要将消息送与自动暴露出来的鲁田,实在简单。

     浮生斋是楚京真正醉生梦死的销金窟,背靠天下第一商行沈家,用银钱生生打开了楚京上中层贵族的关系网,力压各种歌舞酒坊食肆,成为楚京名副其实的第一斋。

     浮生斋三层顶楼,邻水面的一个房间被推开。

     和外面金碧辉煌,极尽奢华相比,这个雅厅和浮生斋的整体格调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 这里更像是一个规矩考究之人的书房,果然,再走近一道幔布之后,迎面就是排靠墙的书架,书架旁挂着一副壮阔的山河图,如果他没看错,这是出自前朝大家之手。

     再转过身去,他就看到了他要见的人,她侧对着他,站在窗边,身前是一只插了花束的白瓷瓶,案几上散落着数支,但显然……她已经不需要它们了。

     她抱住瓷瓶转过身来,平静清潋的目光在齐恪成身上滑过,就视如无物,抬步走入另外一道纱幔,再不过片刻,她就挽开幔布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坐吧,”

     俞乔指向雅室另外一个窗户边,那里有两杯才端上不久的热茶,依稀还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 齐恪成依言坐到了青色蒲团上,俞乔从看到他到现在,所表现出来的冷静和冷淡,都远远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 但无论心中有多惊讶,有何种冲动,他的神情都比俞乔还要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 俞乔今日穿的一件银线织锦白袍,衬得她尤其清冷,尤其淡然,也尤其好看。

     她和齐恪成长得并不像,五官像她阿娘阿公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 她静坐在齐恪成的对面,目光没有任何掩藏地打量着他,从五官到衣着,任何一点都不错漏,齐恪成不愧是能在容貌上和谢昀一争高下的人,他的脸上完全找不到岁月的痕迹。

     谢昀的美,艳丽似妖,雌雄莫辩,就和他的为人一样,傲然霸道,一见难忘。

     齐恪成一样美,但他的美却给人一种模糊的感觉,淡如水,轻如风,如谪仙临凡。

     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美,无从比较,无谓高下。

     但若俞乔来评判,她还是觉得谢昀更胜一筹,胜在真实。

     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但两人也都不急,从见面到现在,看似平平静静,什么都没发生,但他们的博弈,从俞乔入京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 他能直接找到文轩书肆,俞乔也能让王伯找上鲁田。

     他出乎意料提出见面,俞乔应了,反客为主,定下了地点和时间。

     许是看腻了他的脸,俞乔的目光终于移开,看向了内室,“不觉得熟悉吗?”

     齐恪成点头,“熟悉。”

     其实从推开门的那一刻开始,他就好像跨时间,跨地域走入了另外一个世界里了。

     这里就是按照英州俞氏老宅里,俞乔阿公的书房来布置的,在那个地方住了快七年的他,如何会不熟悉呢。

     俞乔的嘴角终于掀开一抹冷冷的微笑,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 “人见了,茶也喝了,既然无话,那就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 齐恪成要见她,却矜持至此,这话谈得当真没意思极了。

     齐恪成被俞乔眼中的讽刺刺伤,他坐而未动,“阿乔,楚国形势复杂,没有你以为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 俞乔抿唇,任由他继续说去。

     “无论,晋国,吴国,魏国,你只要愿意前往,都不需担心,那些麻烦,我会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 闻言,俞乔冷嗤,齐恪成在担心她吗?或许有,但更多的,还是担心留子啊楚京的她,会坏了他的事。

     “这话我只问一遍,不,是帮人问一遍,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抛妻弃子,忘恩负义,到这楚国来,是为了什么?荣华富贵?如果他以为的荣华富贵是成为驸马,那可真是远大的追求。

     如果不是,那是为了……真爱?嘉荣长公主才是他心中挚爱?那么她阿娘算什么,他不告而别算什么?他打压俞氏算什么?

     “绣娘她……”

     齐恪成五指内扣成拳,但他想要平静,还要看俞乔肯不肯给。

     “她死了。”一字一顿,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 俞乔站起身来,走到她之前步入的纱幔,素手一拽,那道幔布就被扯落在地,那里面是一个灵台,三个牌匾,一个骨灰盒,还有那一束,俞乔清晨时亲自摘亲自插的花束。

     “你没有给她休书,没有给她等待的期限,一年又一年……你就没有想过,她会等不下去吗?她会和这些插花一样,在枯萎的宿命中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容颜不复,香消玉殒……”

     其实问一句为什么,真的有必要吗?她阿娘俞绣真的听得到吗?

     一句句接连而出,齐恪成无法面对俞乔冷然如冰的目光,那目光看透了他自以为是的小心思。他可以算计任何人,却无法算过命运,算过绝望,算过死亡。

     是他用等待,用绝望,用无情,用自私,耗死了俞绣。这就是俞乔要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 齐恪成缓缓起身,脚步却始终无法迈向灵台一步,哪怕是一步,胸腔鼓动,恍若窒息,长久压抑的痛楚溢满心扉,那张淡如谪仙的脸上,苍白隐现。

     到底不是真正的仙,他还有感知,他还会痛苦。

     但俞乔觉得还不够。

     “我到楚京来,一是为了阿娘临终的交待,再就是,为了阿公。”

     俞公将十二岁的齐恪成带回英州俞氏,亲自教导看顾于他,从未有半点携恩求报的想法,他和俞绣的结合是他们青梅竹马,水到渠成的结果。

     他以为他教导出的是一个不世英才,或将匡扶天下,或将著书立传,名扬千古。他救人之初,教导之时,从未想过,他以为的英才会抛妻弃子,会贪慕虚荣,会忘恩负义。

     一身风骨的俞公,他的晚年是叫齐恪成的这人,给压弯下来。

     是他救错了人,还是他教导出了错?

     这是俞公的疑问,无法证实的疑问。

     但俞乔来到楚京,就是为他证实这点,他的教导没有错,错的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 “你我一样是阿公教导出来,一样是七年,我会为阿公证明,他的教导,他的主张,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 声音很轻却掷地有声,很明显,这是俞乔在对齐恪成宣战,正面的,毫无遮掩,堂堂正正的宣战!

     齐恪成凝视俞乔,即便心中痛楚复杂,他也不得不分出心思来,重新认识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 一样是彼此珍重爱着的人,他失措了,俞乔却还能傲然而立,平平静静,她不难过吗?怎么可能。只是,她不愿意在他面前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 她的内心远比他以为的要强大得多。

     但,她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还是真的有这个本事自信,还要留待日后分晓了。

     两人气场交锋,齐恪成未胜,俞乔未败,这个朴素学究的雅室,只怕从来没有这一刻凝重到任何东西都似失去了存在感。

     俞乔也没想齐恪成现在就认可她这个对手,但,她也不会让他等太久。

     “你不想说,我不勉强,但阿娘想知道的,我会用自己方式,帮她弄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 话落,俞乔背过身去,“无论阿娘,还是阿公都不想看到你。”若非俞绣,俞乔甚至连这层幔布都不想为齐恪成揭开。

     “这也是你,最后一次看他们。”

     俞乔送客的意思再明显不过,齐恪成静立几许时刻,缓缓转身离去,就在手要放到门扉上时,齐恪成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 “浮生斋的斋主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是我,”俞乔转身,看着齐恪成的背影,淡淡道。

     即便她是浮生斋的斋主,她和嘉荣长公主府之间,还有很大的差距。她很清楚,并不需要齐恪成为她提醒这一点。

     齐恪成闻言,没再迟疑,拉开,离去。

     若非,他确定俞乔的秉性,不是说虚话的人……他,还是楚京其他人,都难相信,浮生斋的斋主会是她,一个十三岁的少年。

     今日之前,他在内,所有人的宗卷里,这个浮生斋背后的东家,应该是第一商行少东家沈岚琪才对。她到底是怎么让第一商行为她所用的?

     齐恪成带着凝重和疑问离去,俞乔也没见多快活。

     用俞绣和她阿公来刺伤齐恪成,她自己一样伤痕累累。但齐恪成的面具太过完美,不这样做,她在他面前,就和得不到糖吃的小孩儿在哭闹一样。

     和伤痕被撕裂相比,俞乔更不能接受被齐恪成这样看待。

     又许久,一个二十来岁的俏丽女子,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 “他走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”俞乔点头,目光移向扯落在地的幔布,“恢复原样。”

     “这里一切照常,有事找我,可以去让人去文轩书肆告诉王伯,”话落俞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雅室。

     俏丽女子点头称是,同时收敛起略有好奇的目光,转身随俞乔出门。

     她管理浮生斋已经有三年,但她是在今日才知道,三楼上,还有这样一间雅室,她也才知道,他们真正的东家是眼前这位。

     出了浮生斋,俞乔便上了一辆马车,但马车却出了城门,前往的方向,分明是楚皇等人明日要前往春祭的宜阳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楚国皇宫,皇子所,紫云宫,紫胤殿,一排宫人,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 谢昀也没做什么,他只是坐在轮椅上,看着满桌子的菜肴,发呆。

     但就这样,就将这些宫人吓得,几乎连站都快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 其实也不怪他们,谢昀入住紫云到现在不到两日的时间,就已经下令杖杀了两人。

     不问缘由,只目光扫到,他就让人将他们拉下去,杀了!

     楚皇让应森来问,谢昀也只回了一句,“该死。”

     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 谢昀以前还喜怒不定……现在是没有喜怒了,可那凶戾之气,半点没有收敛。

     而且被杀的那两人,还是以前照顾过谢昀的旧人,说杀就杀了,连理由都没有给,此时谢昀虽在发呆,但谁知道,他会不会哪里又不高兴了,又想杀人了呢。

     “将那碗鱼粥留下,其他都撤了,”谢昀开口,兴味的目光从这些宫人脸上一一滑过,最后才落到了那碗被他钦点的鱼粥上。

     带着菜肴退下的宫人,如释重负,留在殿内的宫人,依旧神情戒备,半点不敢疏忽。

     “去将我的紫藤鞭取来,”谢昀话未落,呼啦啦就跪了一地。

     “殿下饶命,殿下饶命啊,”

     感情以为他不想杀人,改抽人了。

     “没有听到我的话吗?”谢昀凝眉,袖子一扫,桌上喝了一半的鱼粥就打落在地,“嘭”地一声,吓得他们又将求饶给忘了。

     “奴才这就去,”小路子才到宫里没几年,这次被抽调到紫云宫来,也是倒霉透顶了,可即便这样,他也不想这么就没命了去啊。

     跌跌撞撞地离去,几刻钟后,他将谢昀十二岁后就被迫束之高阁的紫藤鞭取了过来。

     “你叫什么?”谢昀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奴才,小路子。”

     银线紫袍加身,精致华贵的鞭藤在手,这样的谢昀出现在了前往宜阳的车架中。

     楚皇让人来问了,他应了,自然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 何况,他回来了,躲着藏着,也没意思,他们可不就想看看他如今的模样吗。

     但可惜,他除了需要坐在木椅上,被人推着,脸上无半点萎靡落魄之色,甚至连病弱的苍白也没瞧见,他被俞乔养得水灵灵的,看起来似乎比离开楚京前更美了。

     谢昀还是谢昀,可他们却不是十年前的他们,谢昀若是收敛了爪牙,乖乖服软,他们还可能看他可怜的份儿上,放过他一些。

     但现在,谢昀丝毫未改的张扬模样,彻底激发了一部分人心中,犹存的仇恨和阴暗。

     嘉荣长公主府,自然在前往宜阳的名单之内,齐恪成一如既往低调无为,几乎不参与任何皇家活动,嘉荣长公主和齐凰儿作为楚皇的亲妹妹和宠爱的外甥女,自是在春祭随行的名单内。

     齐凰儿也没和她母亲坐一起,她和几个公主坐在另外一个车驾中。

     经过上次她进宫近一个月的努力,至少在表面上缓和了她和几个皇子公主的关系,至于他们心里真正的想法,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。

     “八哥其实人很好,凰儿表妹可以和八哥商量商量,将那紫云宫,让与表妹,表妹这般可爱乖巧,八哥定是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 谢鸳坐在齐凰儿的左侧,她亲密地挽住了齐凰儿的手,热切地说着这些话。

     “昀……表哥啊,”齐凰儿目光从车窗的缝隙往前看去,依稀能看到属于谢昀的仪仗。

     方才,她差点就将那句亲密的昀哥哥脱口而出了,但那谢鸳挑拨她的意思,也太明显了吧,莫非真当她是个傻的吗。

     “昀表哥心疼我,自是愿意,只是我也心疼他,那紫云宫养人,还是他住着好。鸳表姐不觉得吗?”

     冷不伶仃,被齐凰儿噎个彻底的谢鸳,尴尬得手都不知道往那里放,同时也为齐凰儿的脸皮惊为天人。她到底是从哪里感知出来,谢昀会心疼她的?

     “凰儿表妹真是越来越懂事了,难怪父皇这么喜欢你,”谢晴是大公主,成婚已经有五年了,她坐车驾最靠里的地方,在其他人都或惊奇,或冷眼时,她为谢鸳解了围。

     “听说,宜阳的雪在元月底就化得差不多了,天再暖和几日,就该抽绿了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呀,大姐姐跟着大姐夫到处走,给我们好好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 几个小公主凑到谢晴身边,叽叽喳喳就说开了。

     谢鸳也早放开了齐凰儿的手,面上没显多少,但心里免不了有些挫败,无论是静嫔,还是她自己都觉得齐凰儿是最好的“马前卒”,她若和谢昀斗个你死我活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 但齐凰儿明显又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儿,居然对谢昀有了些奇怪的好感,还将话说得这么漂亮了。

     不过,齐凰儿这里挑拨不得,不代表谢昀那里不可以,只是想到,要到谢昀面前说些什么,她这人还没到他跟前,就有些犯怵了。

     被谢昀下令打杀的两人里,就有一个是她母亲的人,可还不过照面,就让谢昀处死了。最关键的是,楚皇连象征性的惩罚也没发落到谢昀身上,他的态度才真叫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 “放下吧,”

     队伍已经出了城,谢昀也没在路边围观的人群中,看到俞乔的身影,失落是免不了的。出了城,再看自也无必要。

     “是,”小路子伏底身体,将两边打开的车窗拉上,再小心翼翼地回转身体,坐回他之前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 对于谢昀昨夜没将他杀了,也没抽打他的事实,他还有种尤在梦中的飘忽感,但同时,他也隐隐有些明白,谢昀,许是被人过于妖魔化了。

     也许,可能……他没有传言里说的那么可怕,那么嗜杀。

     “到宜阳要两天,春祭要五天,回程也要两天,”

     再加上他已经在宫里待了两天,这么算来,他至少有十一天,无法见到俞乔,而且这还是他乐观预计,能在归来后见到俞乔的前提下的十一天。

     “十一天,不算久吗?”许在俞乔看来,是不算久的。

     “啊,”小路子以为谢昀是在问他,他反应算快,但这个问题实在难回答,谢昀觉不觉得久,他如何揣测得出来啊。

     “您找些事情做,时间就会快些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说的对,”谢昀轻轻颔首,眸光之下,算是第一次将他这新的内侍,瞧个清楚,十三四岁,长得一般,但人还算机灵,关键时刻,有些胆气和决断。

     “会功夫吗?”谢昀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不,不会,但奴才可以学,”小路子一口气还未松下,另一口气又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得空了,你就去找应森,就说是我让你找他的,”谢昀的口气依旧未有多少变化,但他这话对小路子来说,几乎是改变了他今后的命运。

     “是,”小路子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 “午膳的时间到了,奴才去端膳过来,”小路子恭谨说着,等谢昀应许。

     “端膳就不用了,推我到……父皇那儿去吧,”谢昀说着,勾起了嘴角,笑得很美,几乎让人忽略笑容里的别有意味儿。

     楚皇对谢昀的到来有些惊讶,但谢昀求见时,就说了来蹭饭,他也不至于连一顿饭也不给儿子吃,这还是身体不好的儿子。

     “娘的,那谢昀……”他怎么能这么犯规呢!好不容易逮着他出宫在外的机会,想给他膳食里添点料,但他招呼没打一声,就跑楚皇那里蹭食去了。

     最关键是,他有那脸,他们还没那胆呢。

     除了谢昀和出征在外的谢晖,就是谢晔也有些害怕楚皇,让他们去和楚皇一起用膳,他们可能更愿意饿肚子。

     “都这么大人了,还想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主意?”

     谢晔鄙视地看着他这几个比他年长的兄弟,“敢不敢玩大一点?”

     “你说吧,我们怎么做,”九皇子谢暄眯着眼睛看谢晔,谢晔都放这话了,他再不表态就有些怂了,而且,他的确和谢昀有“仇”,还是“大仇”。

     眼下谢昀初回楚京,根基不稳,他们动作不利索些,等他站稳脚跟,以他的狠劲儿,以后不定有机会,也不定有胆,再招惹他了。

     说白了,其实不管他们面上怎么鄙视,怎么奚落如今的谢昀,心里,他们依旧是忌惮他的。但这种忌惮可破可立,看他们,也看谢昀。

     树林边,几个聚首的皇子离去,不远一棵树后,谢晴和齐凰儿从后面走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