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0.第020章:气魄
    俞乔这话一出来,杨昔千言万语全部凝固在喉咙处,差点将自己憋死。

 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一瞬间错愕极了,只怕他如何都想不到,他这么纠结这么痛苦才放下自尊和骄傲,来找她,而她居然……不愿意要他。

     他第一反应就以为是自己幻听了,“什……什么?”这俞乔在说什么?

     他可是士族林立的一等家族出来的青年俊杰,便是魏国太子司马流豫也要种种示好招揽于他,可俞乔却让他……不用勉强自己!

     “不勉强”自己的后果是什么,俞乔和他一样清楚,那就是他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都会被毁去,即便日后有东山再起的时候,这个污点也会和他如影随形,藏之难去。

     她就单独这么恨他?他以为她不是那么狭隘的人……

     俞乔闻言,微微扬起下颌,嘴角勾起,笑意却难达眼波,那平静的眸光里隐现几许森冷,残酷且淡漠,这就是俞乔对待敌人的态度,

     “你可能还不够看清楚形势……不,是难以接受这样的……形势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什么都没有了,却还心不甘情不愿……我要来何用?”

     俞乔早慧多思,已经有的很多想法里还真不包括现在就招揽能为她所用的人,只能说池胥人开了一个让她心动的“头儿”,让俞乔决定提前踏出这一步。

     而杨昔以为自己很有用,很有价值的那部分,只要她不愿手下留情,他就将彻底失去了它们,用他即将失去的价值,来为自己增加筹码,这杨昔的确是忘了自己是何处境了……

     “对,我什么都没有了……”杨昔在俞乔平静而确定的目光中后退了一步,俞乔从语言到神态,一切都告诉他,她不是欲擒故纵,她是真不稀罕他!

     一直抬眸看着的谢昀,伸过手去,挠了挠俞乔的手心,那自诩聪明的杨昔被俞乔绕了进来,蠢是蠢了点,但还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 忽略心中的莫名的别扭和担心,谢昀还是不希望俞乔错失机会。

     俞乔回头,和谢昀的目光不期而遇,那点别扭,那点担忧,那点关心,全让俞乔瞧了个清楚,她突然眯着眼睛笑了一下,笑容消失得很快,快得几乎让谢昀以为那是他的错觉。

     谢昀还未从心头猛然跳动的恍惚中回神,俞乔就已经蹲在了他的面前,“上来,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 难道她以为他挠她手心,是想让她带上他?谢昀目光扫了一圈儿,他确实不想和这些个臭烘烘的人一起呆着,他爬到俞乔背上,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俞乔比他以为的还要成熟得多,并不需要他过多的干扰。

     俞乔背着谢昀走远,杨昔的目光依旧怔怔茫然,丝毫没有缓和。即便心中确定也明白的俞乔的意思,可还是不及事实给他的震动大,她居然真的这样头也不回地离去了。

     茫然若失,不敢置信……杨昔心里的滋味要多复杂就有多复杂。

     “还不够,”俞乔背着谢昀往小湖泊旁的一个还算隐蔽的小谷走去,这么给谢昀解释到。以他们这么多日相处,她如何会不明白谢昀的意思呢。

     只是……还不够!不将杨昔身上的傲气全部打磨干净,她依旧用不起他。

     谢昀偏头只能看到俞乔的侧脸,她的脸很小,还带着未能褪去属于少年的稚气,但她眸中神情无不展示出一种坚毅,一种沉稳,让人忍不住信赖,而忽略了她的年龄。

     “我们阿乔真聪明……”为她自豪的情绪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 在谢昀恍然的时候,他已经偏头蹭了蹭俞乔的侧脸,他愣住,俞乔也愣住了,但她的反应已经没有前几次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 她轻叹口气,脚步继续向前,“我……阿公以前一直担心我,他总说,慧极必伤……”

     说起阿公,俞乔的语气不免有些伤怀,有些难过,这些情绪很淡,淡到几乎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 但两人贴得太近,谢昀感觉到了。他想,她阿公应该不在世了。他抿了抿唇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 这还是俞乔第一次在谢昀面前说起她自己的事情,她不是一个常有倾诉欲望的人,有这闲心思,还不如琢磨些更有用的东西,但这个时候,她突然就想起了这些话,突然就想要说了。

     “可是,我觉得真正的聪明,是不会让自己的聪明伤害到自己,慧极必伤……必然是那人还不够聪明!”

     声音上扬,坚定而充满朝气,十二岁的俞乔自信也有点……小自恋。

     谢昀闻言并未回些什么,低垂的眸中,却已经滋生了很不一样的情绪,宠溺而包容,这种几乎从未出现在他生命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 但此时,他还没有太多意识。他在想俞乔……她才只有十二岁呢。再聪明也依旧历练太少,难以明白一个看透世情的老人家的担忧。

     慧极必伤……俞乔阿公担心的不是俞乔不够聪明,而是太聪明,看得太明白,人性中所有的阴暗和灰点都会在她面前无处遁形。

     可是她也有感知,也会伤心,也会难过,也会失望。他老人家担心的是这些阴暗的东西会伤害到她。拨开俞乔展露于外的层层坚毅,她的内心其实超乎预料的柔软。

     否则……她怎么会救他,怎么会带上秦述,怎么会为了这些流民的性命,这般奔波谋算……

     可他能将这些告诉俞乔吗?不能,不想,也无必要。

     谢昀侧脸贴着俞乔的耳朵,神情出奇的温和,又出奇的郑重,“我们阿乔就继续聪明,更聪明,比所有人都聪明……”

     随之而来的那些阴暗,污秽,他来解决,他来守护。

     这样的想法自然而然就产生了,没有半点迟疑,半点不甘,甚至……充满了喜悦,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 俞乔闻言勾了勾嘴角,轻轻点了点头,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。也许未来就真被她阿公一语中的,但眼下,她怎么也无法放弃这个能让她强大的属于她的天赋。

     小谷地里聚齐了所有寻到这里的五百来流民,风尘仆仆,狼狈脏乱,衣不蔽体,没一个人称得上是干净的,俞乔背着谢昀到来,五百来双眼睛就全盯着他们瞧了。

     这些目光绝对称不上善意,甚至还有很多隐晦难言的恶意和怨恨,理智上都能明白谁才是导致他们如今这等处境的罪魁祸首,可是情感上,他们还是被谢时的言论引导了。

     但俞乔做这些,其根本原因,也只是想让自己问心无愧而已,至于他们是感激她,还是恨她,她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 “我能带着你们,活着走出这个篙草原,”俞乔什么解释的话,都没说,一开口就是他们不能拒绝的诱惑。不到真正的绝境,谁能拒绝活着呢!

     “凭什么?”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,抬眸死死盯着俞乔,声音嘶哑难听,却是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,她,一个十二岁的孩子,凭什么能做到,凭什么能让他们相信她?

     “两日前的未时一刻,我杀了晋国三王世子周密,酉时三刻,杀了吴国赫连氏嫡系赫连峻,次日子时过许,杀了吴国姿彤公主的幼子宋思文……”

     倒吸口气的声音不断在人群中起伏,包括那个发问的中年男人在内,所有人都被俞乔接连道出的人名,惊住了。

     即便是升斗小民,他们也是听说过各国的大族,更不用说俞乔杀的人,还涉及到了皇族……

     若说俞乔只是得罪了谢时,他们怨恨迁怒,但当他们知道俞乔几乎同时得罪了五个国家,怨恨就再难升起,只余敬畏!敬而远之的畏惧!

     “你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 天啊!这背着个高大男人还行动自如的少年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!敬畏之后,恐惧就从心底里冒出来了。俞乔恍若突然间长了三头六臂,平凡普通的容貌也变得狰狞恶煞起来。

     她的目光下所有人都变得拘束起来了,再不敢当她是一个小孩儿。

     “何况……没有我们阿乔,你们真以为自己还能站在这儿说话吗?”谢昀眯着眼睛,俞乔不在意,他却在意,做好事怎么能不留名呢。

     “那两则流言,也是这位小哥拜托我,散播出来的,”老妇也缓缓开口言道,“如今这篙草原上的乱局,初衷,只是想救我们,救赵国人。”

     嗡嗡的议论声不断响起,俞乔也没打断,她知道他们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接收她抛出这等“吓死人”的消息。

     “没想到她真将所有事情揽到自己身上了,我以为……”池胥人目光复杂,没再多说,他以为俞乔会将他们牵扯上。果然是因为“认主”的原因吗。

     “她需要绝对的权威和主导,否则很难这么短时间内控制住这些人,”韩伊心思精巧,很快就明白俞乔的目的了,但换成他,他能有这种气魄吗?能有这种决断吗?

     骂名还是盛名,犹未可知,但说出这些,俞乔就将自己暴露于阳光下,无处遁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