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5.第005章:指点
    这一次俞乔和谢昀离开的时间有些久,谢昀发了会儿呆,就开始着手收拾东西,仅限于他手能够及的那些。

     大部分都是俞乔处理他伤口的用具,药钵,药锄,绸布……俞乔能在流浪中收齐这些,很不容易,却也说明了她的本事。

     用干草将用具上的污渍擦掉,归置到一边儿,手一摸,还有俞乔那根一直不离手的木棍。

     谢昀挑眉,他知道这不是俞乔大意忘下,而是她以防万一留下给他防身用的。

     “北原铁木……”

     沥亚大陆地域辽阔,除了已经四分五裂的大齐王朝,往北还有终年雪域的北原,往南有四季炎热的南疆,往西有无垠沙海的西疆,往东是茫茫未知海域。

     这些地方人迹罕至,却也有能人异士对它们很有兴趣,这北原铁木就是他们带回的北原特产之一,其坚硬堪比铁石,却比铁石轻便,千金难寻,也不知俞乔是如何得到的它。

     谢昀将它握住,却不再用干草擦拭,他缓缓闭上眼睛,沐浴在晨光中,如老僧入定。

     俞乔和秦述回来就看到这般的谢昀,他的周身有一种莫名的气韵,不过,他们都没瞧明白。

     秦述挠头只以为他还在休息,俞乔却察觉他的心情……似乎很好?

     “你们……怎么回事……”谢昀睁开眼睛,看向他们,特别的气韵散去,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 秦述脸上有几块迅速浮起的淤青血痕,俞乔看着无恙,气息却不稳定。这些无不说明,他们是打斗回来的。

     “无……”事……俞乔话未完全出口,秦述就如炮仗一般,叽里呱啦全给说了。

     俞乔带秦述在他们昨夜设下的陷阱里,抓到两尾大鱼,惹来了觊觎。

     啃了几天干粮,俞乔他们是不可能放弃这两尾鱼的,何况,这本来就是他们的,说不通道理,那就只能干架了!

     “……他们以为我们人少好欺负,可没想到我们乔哥……一拳出去拍倒一个……娘的,解气!嘶……”说得太畅快,牵动了嘴角的伤,秦述也不在意,眉宇间全是快活和崇拜。

     他以前面对这样的打架,只有抱头鼠窜的份儿,逃不了了,只能倒地装死,等那些欺负他的人打痛快了,他才能侥幸逃得一命,哪里有今天这样解气!

     “乔哥,我想跟你学功夫!”秦述说得坚决而又忐忑,他孤陋寡闻,却也知道,五国之内,无论谁想要学习功夫,都比识字学文更加困难,那是讲究传承的。

     但他还是忍不住奢望,比想成为上等人,还要强烈和鲜明的奢望……

     “先多吃点肉吧……”俞乔看他一眼,实在无法告诉他,她就是纯粹仗着自己力气大,功夫……她就跟着镖师学了几天,实在没什么可教他的。

     秦述眼睛亮了又亮,牵动了脸上的伤,也依旧喜得合不拢嘴。俞乔没直接拒绝,那就说明很有希望!

     “过来!”谢昀对俞乔招手,等俞乔近前,他却拉住了她藏在袖子里的手,用力过猛,指节上的皮已经崩开。

     “小伤,结痂了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 俞乔无所谓地说,赤手空拳,她一个人和五个人打,哪里能不付出点代价呢。

     这点伤,她也确实没看在眼中,还比不得她连夜在山上寻药,被尖石磨出的伤多呢。

     曾经的芊芊玉手,已经让种种伤痕布满……

     谢昀听她这么说,眉头皱得就更紧了。

     “乔哥的肩膀没事吧……都是为了保护我……”秦述兴奋完就也有些担心了,他扫了一眼俞乔的手,又扫了一眼,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 “我都说没事了,”俞乔面对严肃的谢昀,莫名有些气短,忍不住转头瞪了多嘴的秦述一眼,“将火烧起来,今日喝鱼汤!”

     烤着吃更方便点,但鱼汤更补,谢昀也能吃些。

     谢昀这才注意到秦述手中那两尾依旧抽搐翻腾的河鱼,不过他只扫了一眼,就收回了目光,依旧看着俞乔的手。

     俞乔要收回手,秦述却握着不放。

     “以后你有事离开,就将那般短刀留下给我,”如果能有北原铁木,俞乔就不会受伤了。

     俞乔沉吟,点了点头,“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 短刀她带上了,却没用上,终究是不想闹出人命来。

     俞乔看秦述拿起伤药,嘴唇动了动,终究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 “我帮你揉一揉!”

     没等俞乔拒绝,谢昀的手就落到她的肩膀上了,完全无惧俞乔隐含凌厉的目光。

     她不喜欢过分的人体接触,谢昀是知道的,但现在她肩上伤了,这可容不得她任性!

     谢昀应该是懂得人体穴位的,发力很有门道,肩膀到胳膊,被他揉过之后,就微微发热,俞乔僵硬了数刻就也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谢昀是好心,她知道。要不然……她早就一拳头,拍翻他了!

     谢昀并不知道,他给俞乔揉肩时,俞乔脑海中对他的花样十八拍,他收回自己的手,心中有些异样,俞乔不仅手小,就是身体的骨架也特别纤瘦,完全无法看出,她这一身怪力都藏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 鱼汤的香味飘出,还未上路的流民眼睛全部盯了过来,咽口水的声音,更是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 其中五对眼睛看着他们尤其阴狠,谢昀看去,他们就是那五个对俞乔和秦述出手的人了。

     五个大人抢两个孩子的东西,抢不过之后,还敢记恨……啧!

     俞乔拎着木棍站了起来,一棍将一个人高马大直言索要的大男人拍到地上之后,原本还跃跃欲试的人,就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那个男人半天没晃过劲儿来,看俞乔又走近一步,连滚带爬赶忙逃离了这个聚集地。

     “呸!”那五个人看无人再敢出头,就也站起离开,但那目光显然是怀恨在心了。

     除了认真烧火的秦述,谢昀和俞乔都瞧见了。

     “下盘不够稳当,以后每日睡前,蹲一个时辰的马步……”目光从五人的背影那里收回,谢昀对俞乔说道,然后又指点了一下,她方才发力的问题。

     “嗯,”俞乔点头,似有所领悟,她举着木棍,再次挥下,虎虎生风,一下比一下让人敬畏。

     “俞……叔,我呢?”秦述凑了过来,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,客套生疏的俞叔也变成了……叔……他天生点亮自来熟的技能。

     他是误以为俞乔的功夫是他教的了,不过这点,他和俞乔都不会有解释的想法。

     “你底子太差,先不急,等以后我们安顿下来再说,”倒不是谢昀对秦述藏私,而是秦述多年流浪,饥一顿饱一顿,太过瘦弱,稍微强度点的训练都撑不住,比不得俞乔天生神力的体质。

     俞乔放下木棍,也少见地对谢昀露出了笑缅来,眼睛弯弯,神情愉悦。这几日来,她还是第一次这么高兴呢。

     在她意识到这一路武力的重要之后,她就一直琢磨镖师教她的那几个招式,但是功夫这种东西,没有师傅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 到目前为止,她还是靠蛮力硬拼,今天那五人就让她打得很吃力了,而那还是他们饿得没力气的前提下。否则,她即便还能胜,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。

     鱼汤咕噜咕噜冒泡,往里面扔了点干硬的草药根须之后,那香味就更浓了,就是俞乔也顾不得再多琢磨谢昀指点她的那些,和秦述一起盯着竹筒里翻滚的乳白汤汁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能喝了,”随俞乔这话,秦述忍不住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 完全无视了周围垂涎觊觎的目光,三个人痛痛快快地喝了起来,两尾鱼,俞乔自己吃了一条,谢昀和秦述分了一条。

     “小哥儿,我用这个和你换一碗鱼汤给孩子喝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一个老妇牵着一个孩子走到俞乔身旁,她递给俞乔的是一个灰褐色的瓷瓶。

     俞乔接过,闻了闻,点了点头,“好,”

     这老妇和小孩儿是俞乔在荒庙里记得的熟面孔之二,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个男人,不过这回却没看到,他们的交情仅限于那次以物易物,说不上谁占谁便宜,各取所需罢了。

     逃亡路上,食物和伤药一样重要。

     俞乔将木桶里剩下的鱼汤都给了她,那汤里还有些许被煮碎的鱼肉。

     “黑哥哥,谢谢你,”老妇身侧有些畏缩的孩子,喝了一口鱼汤之后,难得对俞乔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秦述憋不住笑了,谢昀也弯了弯嘴角。

     俞乔斜睨了那小孩一眼,他就缩回老妇的身后,认真地喝汤。

     “姆姆,你也喝吧,”

     “阿姆不渴,”

     小孩没忍住鲜美鱼汤的诱惑,一滴不剩全部喝完了,脏兮兮的脸上也多了一层红润的血色。老妇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 他们很聪明,知道俞乔那一棍棒的威吓,得了鱼汤也不离开,就留在这里喝完。

     俞乔收回目光,看向谢昀,“阿爹,我们走吧,”

     她对唤谢昀为阿爹这件事,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。

     “后会有期,”谢昀明白俞乔的意思,以后对着外人,他才是那个主事的人,对老妇点了点头,就让俞乔背起了他。

     “后会有期,”老妇说着,目光在谢昀的腿上滑过,轻轻叹气,而后牵着小孩离开,原本的话,却不打算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