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2.第012章:贵人
    短暂的沉默之后,俞乔就又忙活了起来。她很懂说话,换药的手法,这些日子,因为照顾谢昀,也越来越熟练,几个来回,医帐内的几个将士,就对她知无不言了。

     每个人知道的都不算多,但拼凑在一起,却可以推出了不得的消息来。

     不着痕迹之处,俞乔已经把她要知道的事情,全部都了解得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 凛冬将至,却还有一伙儿“贵人”想要狩猎,他们要猎的不是或冬眠,或迁徙而罕迹的野兽猛禽,而是人!荆王亲军精挑细选出来的人!赵国人!

     既然他们敢冒天下的大不韪,做出这样灭绝人性的事情来,那么她就让这个“不韪”直接捅破天去!

     她想要做什么?没什么她不敢做的!

     “过来……”灯油已经烧尽,医帐内此起彼伏的鼾声不断,谢昀却在俞乔再次回到帐内时,睁开了眼睛,对她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 谢昀挪了挪身体,给她让出空间,俞乔停顿片刻就也乖乖爬上床,躺到他的身侧。

     “睡吧,”手一伸,谢昀修长的五指盖在了她的眼睫上。

     俞乔再次愣了愣,却一翻身,主动依偎到谢昀怀里,她的手很冷,谢昀的怀里依旧很暖。

     原以为会睡不着的俞乔,在温暖的诱惑下,很快就沉入梦乡。

     而谢昀则一直侧身一动不动,睁开的眼底却是一片思量。

     俞乔和谢昀顶替王路和王二牛混入驻扎地的事,并没有……或者说,并没来得及引起有心人的注意,十几队快马就已经从各个方向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 金甲铁衣,玉冠锦袍,每一队百人骑兵都护着两三位这样的“贵人”。

     寒风吹,战鼓擂!破晓之际,喧嚣的擂鼓直上云霄。

     营帐之外的激昂兴奋和囚着流民大帐内的死寂绝望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 “阿伯,我饿……”缩在一个老男人怀里的小孩儿,并不能完全体会这些日子的杀戮血腥,但数百人挤挨着的大帐,那一张张绝望而麻木的脸,却还是让他觉得畏惧,觉得不适。

     老男人没有回话,他只是伸手摸了摸小孩儿的后背,无声的安抚着,小孩儿瘪嘴儿难过,却也不敢哭泣。

     就在这时,大帐的挂布突然被掀开,骤然拥入的寒风,猛地让人激起一片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 一连走进了十来人,除了中间那个面相精致的男人,其他人皆是虎背熊腰,极具威慑。

     他们犀利的眸光迅速在人群中搜索着,大帐内的大人小孩儿,全部都低下头瑟缩起来。

     “昔公子,这里脏乱,不好怠慢公子和各位壮士,还请随小人到收拾好的大帐里休息,我们王爷再不久就到了,”李悦躬身,眉开眼笑,极尽恭维。

     “听说,你们王爷在找一个……叫俞乔的人,可找到了?”面对李悦的恭维,杨昔依旧面无表情,可淡淡似无威力的话,却让李悦突然起了满头冷汗。

     “……没,”他下意识就将事实说了出来,深吸一口气,脸上的笑容僵硬像在哭,“没想到这等小事都让昔公子知晓了,那俞乔不过是荆王府的一家奴,偷了王爷最喜爱的玉饰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”杨昔打断李悦的话,哼笑一下,一甩袖走出恶臭冲天的大帐。

     “不知……不知公子问起此事是为何?”李悦壮了壮胆,才将疑问说出来。

     “哦……说起来也是巧了,我也有一家奴,名唤俞乔,偷了本公子最爱的玉饰,就不知道本公子要找的俞乔,和你们王爷要找的是不是一人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李悦干笑着,脸上身上流的汗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 流民大帐边,一个不起眼的地方,站着一个同样不起眼的小兵,那是俞乔,她将李悦和杨昔的话,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事情的诡异程度,越来越超乎她的预计。

     “走,跟我去搬吃的,”一人一巴掌拍在俞乔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 “是,”俞乔跟上。

     一早上的时间,所有的“贵人”都来了,包括北魏国杨公府昔公子在内,来人尽是这一次随军出征的各国公子们,每一个人都身份贵重,让人莫名生畏。

     杨昔此次在军中任职不过是一泯然众人的千夫长,但他身后可是杨公府。

     杨氏在北魏乃大族,积淀深厚,这一代当家人又深得魏皇器重,杨昔摆出身份,不止在北魏境内,就是到了其他四国,也无人敢看不起他。

     可是这么一个身份卓然,才华横溢的青年俊杰,居然能知道她俞乔,这已经不是不可思议能形容的了。这让俞乔也不免多想想,自己是有多特别?

     她年十二,先后失去了最重要的三位亲人,一个多月前又脱离了氏族的庇护,孑然一身,除了那黑布和木棍算宝贝,可真没什么好让人惦记的。

     因为黑布和木棍?这两样东西若不是谢昀点出它们的不凡,就这样丢到路边,都不见得有人捡。那还有什么?还能是什么?

     同样觉得莫名其妙的还有荆六王谢时,他前脚刚刚抵达这个临时驻扎地,李悦的上级,他叔李毅,就进帐给谢时禀报了这事儿。

     “又是俞乔……他到底是有什么特别的,怎么姑姑要他,那杨昔也要他。”

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李毅也替谢时觉得为难,无论嘉荣长公主,还是杨昔,都不是好得罪的。

     “哼,”谢时腆着略有些圆滚的肚子,踱步起来,“这不是还没抓到吗?”

     本来他是觉得无所谓的,不过是侄儿帮姑姑办件事儿,但杨昔也掺和进来,就让他也对着俞乔有了兴趣,“能抓活,就抓活的吧,我倒要看看这俞乔有什么特别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就按照那郑大说的办!”说着,谢时摸了摸下巴,横肉挤着眼睛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在另外一个营帐中,杨昔的心腹也有同样的疑惑。

     “不是我对那俞乔感兴趣,而是……”他比划了一个手势,那心腹立刻就明白了,随即脸上就带上了莫名的敬畏之色。

     “这……是如何想的?”

     “带不回就让杀了,让底下的人动作都利落点,”杨昔的脸上突然起了一丝微笑,幸灾乐祸的微笑,那俞乔能让他都忌惮的人惦记上,也算是他倒霉了。

     “是,”那心腹得了话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远在楚京的嘉荣长公主府前院,晏竹居书房内,一个男子背手站在窗前,初晨的阳光落满了他的前身。

     乌黑的秀发,梳得整整齐齐,只一身浅蓝锦衫,就有一种难以言述的清华之感。

     五官俊秀绮丽,那等姿容颜色,除了传闻已经“遇害”的“痴傻”八皇子,满楚京里再也找不出能和他并称之人了。

     他背手站着,却似乎将自己和身前身后的一切都隔离开来,孑然独立,如落入凡间的谪仙。

     走进晏竹居,原本还冷漠华贵的嘉荣长公主,瞬间就柔和了眉眼,红晕爬上两腮,依稀还有一丝丝的无措,“夫君,你找我?”

     听到嘉荣长公主的话,男子转过身来,一直都闭着的眼睛,微微睁开,眸光潋滟,依旧那么让人惊艳和心动,嘉荣长公主神情不觉又小意了几分。

     “公主让郑大去了北境?”

     虽是问话,可是语气里已经却有了确定。

     “是,”嘉荣长公主点头,她的事情鲜少瞒着他,但这件事除外。毕竟突然而起对一个人的杀机,却只是因为她女儿的一个噩梦,说出去对她对齐凰儿的名声总有些妨碍。

     “做什么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 他依旧站在窗边,完全没有要走进的意思。

     “杀人,那……俞乔魇了我们的凰儿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呵,”原本淡淡如水的男子,在一声冷笑之后,突然变得冰冷凌厉起来,“公主,可还记得答应过恪成的话?”

     “驱逐俞氏,但也从此不沾染俞氏任何事情,”一直都让嘉荣长公主觉得万分好听的声音,终于在这一刻,给了她无法想象的巨大压力,这种压迫甚至超过了她感受过的深居皇位多年的楚皇。

 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嘉荣长公主还想解释些什么,但又不知道能解释什么,她确实亲口答应了齐恪成这话,如今也确实亲自下令要去杀一个俞氏之人,她……违背了当初对齐恪成的承诺。

     “那是我们……女儿,”她是为了他们的女儿,齐凰儿的啊,她以为即便日后被他知道,他也能体谅,却没料到,他会这么生气……是的,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 这么多年,他似乎是第一次对她这么生气,却还是为了一个……俞氏之人。

     “公主,回去吧,”话落,齐恪成背过身去,袖中双拳紧握,但背过去之后的他,看起来却又已经风轻云淡,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 嘉荣长公主欲言又止,但最后还是转身出了晏竹居。

     “鲁田!”

     “去北境救人,不计一切代价!”

     “救出后,送离楚国。”

     书房内未出现人影,但两个时辰后,就有一骑快马,悄然离了楚京,疾驰而去。